美国视频Youtube赚钱攻略

虚拟主播(vtuber)的角色数量超过6000名日本偶像绊爱一小时赚走百万

-虚拟youtuber生日会人数 -虚拟偶像 -绊爱 -2018年

虚拟youtuber生日会人数

公布时间:2018-12-19 14:19 | 标签:

虚拟主播 Vtuber user local

微信扫一扫:分享

微信里点“发现”,扫一下
二维码便可将本文分享至小伙伴圈

编辑/VR陀螺 锅灶

根据株式会社user local公布的user local youtuber ranking数据,截至到12月19日,Vtuber(虚拟主播)的角色超越6000。



去年年底,虚拟偶像四天王——爱酱、輝夜月、MIRAI AKARI&SHIRO以及萝莉狐娘成功引爆了虚拟偶像的高潮;此中人气最高的爱酱,在Youtube频道中的粉丝快要300万,单平台总播放量过亿,单个视频播放量从几十万到数百万不等。


从去年年底到本年年中的半年之间,日本的虚拟偶像数目骤增至4000人以上。根据Cyber-Agent的数据,日本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范围在2017年为219亿日元(12.7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16年增长2.2倍。2017年12月虚拟偶像Top50频道登陆人数为162万人,而在18年6月这一数字翻了5倍到达825万人,全部的虚拟偶像频道关注人数合计已经到达1089万人。且仍处在快速增长的趋势。


与频道关注数推移的趋势一样,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6月虚拟偶像的视频播放量激增,从去年12月2亿4900万次,到2018年6月到达了6亿4000万次。全体虚拟偶像总播放量为6亿9000万次。从一开始的爱酱,到如今日本国内的大小企业积极推出虚拟偶像的形象,2018年也被一些媒体称为日本虚拟偶像的“元年”。


以下为本年虚拟主播的增长环境:
2018年 3月19日,1000
2018年 4月27日,2000
2018年 5月28日,3000
2018年 7月10日,4000
2018年 9月12日,5000

投稿/爆料:tougao@youxituoluo.com

稿件/商务互助:

西瓜(微信 18659030320)

尤加(微信 13129537525)

参加行业交流群:

尤加(微信 13129537525)

作者 / 切嗣
本文由 < 靠谱编辑部 > 编辑


6月30日,环球最火的虚拟主播绊爱酱3岁了 ,绊爱酱在niconico、YouTube、bilibili开播的「爱酱de生日会」直播仅仅在B站上预约突破50万。从15点生日会开播,倒观看人数突破百万,绊爱酱仅用了13分钟。

与生日会一同放出的另有绊爱2018年生日会形象手办,这款单价999元的手办在26日开放预售后, 仅bilibili会员购单平台1分钟就预约突破过千,不费吹灰之力就赚走国内用户百万。



不但如此,在日本线上线下同步销售了场贩周边,围绕着绊爱酱的虚拟偶像变先闭环在日本率先买通,并形成了完备的偶像化造就。

国产虚拟偶像固然不会认输。

纵然大家已经不知道2019年已经是第几其中国虚拟偶像「元年」,纵然提到虚拟偶像,中国阿宅能想到的——初音将来,μ's,绊爱酱通通不是国产,但厂商们依然不肯放弃对虚拟偶像这一烧钱事业的投入和探索。

* 初音将来

2018年网易、腾讯、巨人网络等互联网巨头相继公布进军虚拟偶像,宣布种种计划和产品;移动通讯巨头斥资好几个亿,也要把虚拟偶像和5G、AR放在一起彰显自己在泛娱乐业务上的积极;B站线下演出BML专为虚拟偶像预备了表态PK的「VR专场」;直播平台KilaKila联合微博等平台和MCN建立了「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扶持国内虚拟偶像发展……

关于虚拟偶像的所有欣欣向荣,都给人一种错觉:虚拟偶像元年又一次来了?

好像为了让虚拟偶像的观点火进投资范畴,群众还没有反响,厂商就开始自顾自的打造元年和虚伪的行业繁荣。然而,弄个小角色、抄抄小段子,发在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再买买量包装一下,就能重新定义虚拟偶像?让投资人买单?让观众找到真爱?

自制虚拟偶像不太行,那自制个创投风口可还行?醒醒吧,横竖我以为不可。

虚拟偶像在日本就是「水到渠成」吗?


在偶像文化大热,好像被纸片人霸占的日本,虚拟偶像的出现补全了阿宅们对纸片人更饱满的想象,“虚拟偶像热”的出现好像很自然。已往的动漫角色受制于仅仅几百分钟的故事情节,只能通过同人作品加强,相比之下,虚拟偶像的优势凸显。 好像是瞄定了阿宅们的需求专门打造,虚拟偶像要人设有人设,要内容有生活向内容,还可以在直播和阿宅们豪情互动,甚至24h不掉线。

* 绊爱酱


相比于技能和内容门槛更高的初音将来、μ's,以绊爱酱为首的虚拟偶像主播比年在日本市场备受青睐,运作爱酱的经纪公司Activ8拿到了来自来自Makers Fund(投资基!金)和gumi(游戏公司)两家公司6亿日元的融资;上下游大厂诸如音乐公司Avex、游戏公司DeNA、大厂角川也连续参加战局。


资原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风头已往,很多人才发如今虚拟偶像的光鲜只属于金字塔顶端的玩家,内容同质化加剧了马太效应,新玩家好像只有绝路一条。

日本最火的绊爱,她的YouTube频道订阅数是248万人,根据Socialblade的分析,绊爱通过视频广告年收入最高预计可达28.18万美元(约190万元人民币)。但第十名的VTuber频道订阅就已经不足绊爱酱的两成,收入上自然也相差甚远。

* 绊爱酱

纵然在二次元市场更成熟的日本,虚拟偶像也过早的进入了行业头部化,资源利润会合化的时期, 对于新玩家、小玩家来说,大概已经没有时机了。


国产创业者们能跟上「虚拟偶像」的风口吗?


中国创业者从不认输,文创口尤甚。


这两年在国内,虚拟偶像早就不是奇怪玩意儿。恰逢“偶像元年”转瞬即逝,“偶像男女团”、“饭圈文化”、“XX女孩”等观点此起彼伏,国漫隆冬也大大方方地到临,不少自以为有点技能装备和运营本领的厂商参考着日本的虚拟偶像入场,照猫画虎地大批量快速生产虚拟偶像们。

* 国产虚拟偶像


大概在他们眼里,纵然国内没有YouTube,也没有太多乐意买单的阿宅,但使用好抖音、快手等流量产品,辅以直播文化、偶像经纪之类的速食运作模式。通过自己的想固然,再给投资人的BP中加上“科技”、“AI”、“技能”的硬核观点,就可以赚到钱了呗?
还不如去睡一觉,梦里啥都有。


面对和日本虚拟偶像类似且严峻更多的变现问题,虚拟偶像的技能、内容和运营推广投入又该从那里来呢? 国内近30家的虚拟偶像厂商,近百个不知叫不叫得出名字的虚拟偶像,仍旧只有洛天依一个人红利。


做虚拟偶像的本钱不容小觑,一套装备几十、上百万,一首歌的制作再花个上百万,再加上原画、模型、渲染、推广等多个环节本钱。国内的虚拟偶像们在内容质量上不停缩水,缺乏筹谋和创意的内容,粗制滥造的模型更是使人眼瞎,抱着投机要么只有底子技能入场的公司,怎样扛得住?买单的粉丝总是寥若晨星。


我们真的需要「虚拟偶像」吗?

绊爱酱风靡依赖的不但是讨人嘻歡的人设,她的音乐制作、立绘插画等二次元传统项目上拥有的亮眼体现才是连续吸粉的重要因素。


现在来看,国内大部分虚拟偶像,在底子的“在世”之外,多数都处于一种自嗨模式,使用“粉丝积聚期”的原因安慰自己。等到风口褪去,或是下一个风口袭来之时,这片名曰“虚拟偶像”的沙岸,预计连个裸泳的人都不会有。


固然,也有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虚拟偶像」正在出现,好比“迪丽冷巴”、“韬斯曼”等基于三次元明星艺人的虚拟形象大概可以给这个行业更多的开导。

在我们找到中国绊爱之前,不如先抚躬自问,我们需要的,是卖萌装蠢讲段子的虚拟偶像吗?

绊爱、洛天依等虚拟偶像破圈吸粉:资本入局,箭在弦上

逐日经济新消息 2019-09-23 19:12:16

虚拟YouTuber在2017年开始发作,两年多的时间,YouTube上的Vtuber已经数以千计。有数据表现,日本的虚拟偶像已经有超越6000个,而真实数字大概比这更多。不但有数目的激增,Vtuber也引来了企业和资本争相入局。

每经记者 李蕾 每经编辑 肖芮冬

本年以来国内关于虚拟偶像的消息不少,此中在粉丝内部最受关注的无疑是“环球第一虚拟!主播”绊爱(Kizuna AI)正式来到中国,而且引发了大量争议的事件。

另一方面,随着资本的不停入局,尤其是一些大玩家的入场,虚拟偶像在国内的发展也已经到了箭在弦上的重要时候。

下一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绊爱分身事件:粉丝终究敌不外资本的气力

虚拟偶像,即Vtuber,由virtual(虚拟的)和YouTuber(视频制作者)变更而来,即虚拟视频制作者。拥有虚拟的角色形象与设定,而且有真人配音演出,后者通常被称为“中之人”。

虚拟YouTuber在2017年开始发作,两年多的时间,YouTube上的Vtuber已经数以千计。和起源于语音合成软件的虚拟歌姬差别,Vtuber由于有中之人的存在,二三次元的连接好像越发紧密,这也成为了她们的魅力出处之一。

在这此中,被称为“爱酱”的绊爱无疑是佼佼者。这个自2016年11月开始便活泼在视频平台上的Vtuber主播,开创了以虚拟人物的身份成为视频播客的先河,一时间大量虚拟主播涌现。

图片出处:网络

公开数据可以侧面表现绊爱这个Vtuber的影响力:截止本年7月,其公布的视频在YouTube上的总播放量已超越3.3亿。而除了视频节目之外,绊爱还做了其他许多实验,比方开设演唱会、参与电视广告等。与此同时,她是日本旅游官方宣传大使,参加过影戏《阿丽塔》的首映礼,甚至主持过企业公布会。

6月30日,绊爱初次在中国举行了线下生日会,不但穿着妆扮越发中国风,而且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试图营造出本土化的形象。不外故意思的是,正是包括这一活动在内的一系枚举措,使得该Vtuber背后的运营方Activ8以及制作人遭到了中国粉丝的抵抗,以为其运营的多个绊爱“分身”已经减弱了这个Vtuber原有的意义。短短几天之内,绊爱B站账号的粉丝数从近100万锐减至90万,现在已经淘汰至81.7万。

一位关注了大量Vtuber的绊爱粉丝向《逐日经济新消息》记者表现,运营方的做法伤害了粉丝的情感,“对于资原来说,爱酱只是一个用于贸易变现的工具。而对我们来说,就是以为粉丝终究没有敌过资本的气力”。

之以是说Vtuber是运营方红利的工具,并非只是粉丝带有心情的表述,而是Vtuber的红利本领着实惊人。根据CA Young Lab公布的数据陈诉,2018年日本视频主播(包括虚拟主播)的预估收入范围到达313亿日元;到2022年,这个数字将会扩大到579亿日元。对于普通的视频主播,平台还要与主播进行分成,而Vtuber则完全不会存在这一问题。

在绊爱的引领下,日本大小企业积极推出虚拟偶像的形象,出现了大量Vtuber,因此2018年也被一些媒体称为日本虚拟偶像的元年。实际上,在中国也存在这样的知名虚拟偶像,比方出道7年、坐拥452万粉丝的虚拟歌姬洛天依,2017年8月首个入驻B站的虚拟UP主“小希”等。根据B站的说法,“2019年Q1共有超越6000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观看人数靠近600万人次。”

资本簇拥而至:小众市场下的强劲潜力

上面提到的“虚拟偶像元年”,不但表现在数目的激增上,另有争相入局的企业和资本。

有数据表现,日本的虚拟偶像已经有超越6000个,而真实数字大概比这更多。在这此中,大部分都是个人在运营,这重要是由于虚拟偶像的门槛并不算高。最简单的大概只需要一台手机就可以直播,而稍高端一些的会购置行动捕获装备以及面部辨认装备,但显然这种做法本钱太高。这也是为何众多虚拟偶像中,真正质量高的只是很少一部分,而这一部分通常都是有资本支持的专业运营商。

以洛天依为例,其背后的公司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禾念信息),建立于2011年6月。近两年来,由于洛天依的发展渐渐步入正轨,这家公司也一连得到了奥飞动漫的A轮、Bilibili和启明创投的B轮投资,富足的资本也为禾念信息进一步增强洛天依的运营提供了“弹药”。2017年6月,洛天依等Vsinger举行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7000多张门票的售出表现了这一市场的巨大潜力。

另有一些巨头也对这一范畴青睐有加,比方手握大把IP的腾讯动漫,此前就以自有动漫形象为底子打造虚拟偶像,盼望能从中分一杯羹。去年10月,巨人网络公布进军虚拟偶像市场,而他们预计投入的金额是每年上亿元人民币。如此高额的本钱,完全也不亚于实际偶像,这个数字恐怕是小团队不可想象的,也彰显出资本对这一范畴的猛烈爱好。

除此之外,日本相关运营机构的融资环境可谓相当乐观。比方,去年8月,运营了虚拟偶像的日本株式会社BitStar和上面提到的Activ8都!分别得到了来自投资机构的13亿日元和6亿日元融资,这些也给了中国企业和机构更多信心。

一位70后投资人地点的机构此前投资了相关项目,她在和每经记者的交流中表现,其投资团队相当看好二次元范畴的发展,也看好90后和00后粉丝的潜力。“以虚拟歌姬初音将来为例,她在70个国度和地域中运营,环球累计粉丝超越6亿,并代言过上百家知名品牌,具备一百多亿日元的IP价值。而国内虚拟偶像自带巨大的粉丝底子和流量,一旦IP孵化出来、运营方法也越发多元化,那么会有非常好的市场远景。这也是我们提前结构的一个重要缘故。”

不外也有机构投资经理向记者指出,虚拟偶像相对还是偏小众,市场并不成熟,而且二八分化严峻。“实际上,日本的虚拟偶像经济也是如此,二八效应已经非常显着了,只有头部的角色可以或许红利。现在看来红利方法也比较单一,之前一些联动的实验也不算成功。我们看不太懂,大概会选择继续张望。”

更多创投新消息,请关注外光锥创投(微信ID:waiguangzhui)

封面图片出处:摄图网

本文网址: http://www.2217pacific.com/pp/202092752122_5122_737846788/home